蔡桓公之死

今天听人谈起健康管理,想起一片文章《扁鹊见蔡桓公》:
扁鹊见蔡桓公,立有间,扁鹊曰:“君有疾在腠里,不治将恐深。”桓侯曰:“寡人无疾。”扁鹊出,桓侯曰:“医之好治不病以为功。”居十日,扁鹊复见,曰:“君之病在肌肤,不治将益深。”桓侯不应。扁鹊出,桓侯又不悦。居十日,扁鹊复见,曰:“君之病在肠胃,不治将益深。”扁鹊出,桓侯又不悦。居十日,扁鹊望桓侯而还走。桓侯故使人问之,扁鹊曰:“疾在腠里,汤熨之所及也;在肌肤,针石之所及也;在肠胃,火齐之所及也;在骨髓,司命之所属,无奈何也。今在骨髓,臣是以无请也。”居五日,桓侯体痛,使人索扁鹊,已逃秦矣。桓侯遂死。
教案里老说,桓侯之死是其“讳疾忌医”所至。我就...

2014-05-01  |   
 

工作了一段时间之后,心变得很慌乱,自觉没有了生活可言;期待改变,又没有改变的时间

京尘没有掩盖花香,花香没有抚平烦躁的波长

一双用来发现美丽与光明的眼睛,发现的美丽与光明却不断减少

等待一个契机,又厌烦了等待

伙食、道具、代步能不再与心产生矛盾的话,是不是就是你爱上面包的那一刻---不用放弃面包也不用舍弃爱情

寻找这么一块儿面包,又没有寻找的勇气

植物缺了水,生命缺了碳,我的眼球在京尘的‘关照下’不得不去接受了玻璃酸钠的滋养,希望我烦躁的心能取得我的眼球那样的幸运,早日明亮丰盈起来~

 

© ohnotomato | Powered by LOFTER